股票入門基礎知識、配資炒股、炒股配資,股票配資平臺門戶網
股票配資 > 股票書籍 > 股票作手回憶錄 > 炒股賠光了所有的錢

炒股賠光了所有的錢

股票作手回憶錄 2019-07-19 09:31164股票作手回憶錄股票賠光了所有的錢
    
 
    炒股賠光了所有的錢,炒股本來就是有賺有虧,做不好我們可能就會讓我們投資的錢一無所有。我們還是要謹慎投資,從中吸取教訓,懂得明白自己錯在哪里,股票里面有一句話叫做新手死于追高,老手死于抄底,高手死于杠桿,價值投資者死于滿倉死扛。


股票作手回憶錄:炒股賠光了所有的錢
 
    一個人從自己的錯誤中吸取教益需要很長時間。人們說事物都有兩個方面。但對股市而言, 只有一方面,既非牛市的一面也非熊市的一面,而是正確的方面。 熟悉了大部分的股票投機技巧后,這條普遍原則才深深印入我的腦海。
 
    我聽說過一些人吹噓自己在股市進行模擬操作,并以模擬的美元 數字證明其水平高超。有時候,這類幽靈似的賭徒會賺 大錢。只成為這樣的投機客非常容易。這有點兒象一個第二天就 要決斗的人的古老故事。
 
    他的副手問他,“你是個好射手嗎?”
 
    “嗯,”決斗者說,“我可以在20步開外擊中酒杯腳,”他略顯謙虛。
 
    “這很好。”無動于衷的副手繼續問,“如果酒杯上有一只子彈上膛的手槍 正指著你的心臟,你還能擊中酒杯腳嗎?”
 
    對我而言,我必須用賺的錢來證明自己的觀點。我的損失教會我:直到自己確 信不會后退,我才能前進。如果不能前進,我就得按兵不動。我并不是指一個 人出錯時不該限制損失。
 
    他理應如此。但這不應養成優柔寡斷的處事習慣。在我的一生里 ,一直都犯錯誤,然而在錯誤中我獲得了經驗,積累了許多頗有 價值的“幾不做”原則。我有幾次賠得很慘,但總算沒有一文不 名。否則,我此刻也就不在這兒了。我相信自己會有下一次機會 ,而且不重復同樣的錯誤。我相信自己。
 
    要是有人想在這游戲里生存,他必須相信自己,想信自己的判斷 這也是我不相信種種所謂內幕消息的原因。假設按史密斯的內幕 消息買進證券,那么也必須照他的內幕消息賣出這些證券。我就 在依靠他了。如果史密斯度假去了,而恰好賣出的時機來了,那 會怎么樣?不,先生,沒有人能依靠別人告訴他該如何做而發財。 我從我的經驗認識到:沒有誰向我提供消息讓我賺的錢 比我根據自己的判斷賺到的錢更多,我花了五年的時間才學會在 判斷正確的時候盡量抓住機會多賺錢。
 
    我沒有多少你所想像的有趣經歷。我是說,學習如何投機的過程 似乎并不富于戲劇性。我失敗過好幾次,這當然令人不快,但我 輸的方式和那些在華爾街的人是一樣的。投機是一門艱苦的冒險 行當,投資者必須始終關注自己的工作,否則他很快便會失業。
 
    我的任務,本該在富勒頓受挫后就明確的,非常簡單:從另外一 個角度觀察投機。然而我沒有意識到更多的游戲內 容是在對賭行所學不到的。我自以為在交易中游刃有余,實際只 是在對賭行略有勝績而已。同時,對賭行的經歷增強了我的行情 分析能力,對記憶力的訓練猶為可貴。這兩件事對我變得容易了 。作為一個交易商,我把自己早期的成功歸于這兩點,而不是頭 腦靈活或知識廣泛,因為當時我的思維未受訓練,并且相當無知 。但游戲本身教會了我如何游戲。教法總是無情而有效,讓我吃一塹,長一智。
 
    我至今還記得剛到紐約的那一天。我說過對賭行拒絕我的生意, 因此,我不得不去找一家有名望的證券經紀商。在我過去工作地 方的一位同事為哈丁兄弟公司(—紐約證券交易所會員)工作。早晨 ,我到達這座城市,中午一點之前我就在哈丁公司開了賬戶,準備 做交易。
 
    對我而言,象在對賭行那樣做交易是再自然不過了,也就是看準 股價的波動趨勢,抓住微小但肯定會有的差價來贏利。初到紐約 ,我仍然依此行事。沒有人告訴我和過去的區別。要是有人說我的辦法行不通,那 我實際操作一番以檢驗之。因為只有一件事能說明我錯了,那就 是“賠錢”。而我唯一正確的時候就是“賺錢”。投機本來就如此。
 
    那些日子,股民心情輕松,股市相當活躍,令人鼓舞。我頓時找 到了感覺。陳舊而熟悉的股市行情布告牌就在眼前,牌上的語言 我十五歲之前就已經學過。一個小伙子做著我剛工作時同樣的活 計。股民們目不轉睛地盯著布告牌,高喊著價錢,談論著股市。 他們使用的設備也是我所熟悉的。那里的空氣,與我在伯靈頓掙第 一筆錢(3.12美元)時呼吸到的一摸一樣。 同樣的行情,同樣的股民,做著同樣的游戲。別忘了,當時我才 二十二歲。我想自己已經充分了解游戲了。為什么不試試呢?
 
    我密切注意著布告牌,瞅準一種喜歡的股票,它走勢良好。我以 84美無買進100股,不到半小時又以85美元拋出。然后,我又發現 了另一種喜歡的股票,于是如法炮制;很短時間內各賺3/4點。我 開了個好頭,對吧?
 
    現在請記住這些:作為一家知名的證券商的客戶,第一天,僅僅 兩小時,我就交易了1100股,買進賣去。然而那天的炒做最終使 我損失了1100美元。也就是說,我在紐約證卷交易所 初試鋒芒時,一半的資本都付之東流。請注意,其中一部分交易 是獲利的。但那天我總共賠了1100美元。
 
    這并沒有令我不安,因為我看不出自己做錯了什么。我操作的步 驟也相當穩妥,如果我在以前的大都會對賭行里做,一定會成功。 損失的1100美元明白地告訴我:這個機構當時運 轉不太正常。但只要管者狀態良好,就沒必要擔心。二十二的年 輕人的無知并非舉足輕重的缺點。
 
    幾天之后,我對自己說,“我不能這樣做下去,這兒的紙帶機沒 有發揮出應有的參考作用!”但也僅僅如此,我沒有研究下 去。我繼續交易,時好時壞,直到賠光了所有的錢。我又去見老 富勒頓,請他給我500美元。帶著再次從對賭行賺來的錢(在那兒 我總能贏),我從圣路易斯回到紐約。
 
    我開始更謹慎地交易,有一段時間做得很出色。境況一好轉,我便盡量 生活得更舒適些。我交了些新朋友,過得很開心。別忘了,我還 不到二十三歲,便獨自一人在紐約闖蕩,兜里揣著賺來的錢,心 里懷著要在紐約股市站住腳的信念。
 
    我正從事著真正的股票交易,更為謹慎。但我依然固執地堅 信紙帶信息—仍舊不理會普遍原則;只要我不改變交易方式,就 看不出游戲有什么異常的。
 
    年,我們跨入了一個經濟大增長的時代,一個年輕小伙子, 掙了一大筆錢。你記得那些日子嗎?國家空前繁榮。人們不僅迎 來了勢不可擋的工業兼并和資本組合浪潮,而且瘋狂地涌入股市 。我曾聽說過,華爾街常常夸耀自己日成交量25萬股,面值2500 萬美元易手的記錄。
 
    然而1901年,人們創下日成交量300萬股的新紀錄。人人都在賺 錢。鋼鐵巨頭來到了城市,這是一群揮金如土的百萬富翁。唯一 令他們滿足的游戲便是買賣股票。我們曾經目睹過這樣的巨頭: 約翰·蓋茨,享有“賭你一百萬”的盛名,以及他的朋友,如約翰- A-德里克,洛依爾-史密斯等里德- 利茲-摩爾集團, 他們賣出鋼 鐵 公司股份,隨后又在開放股市里買了羅德島系統股份的大多數; 還有施瓦布、弗里克、菲甫斯以及瓶堡集團;更不必說那些在機 構重組中失業但換個行當即可稱之為冒險家的人了。一個股票經 紀人幾分鐘就可以拋售十萬股。多么精彩的時代!多么精彩的贏 家!更何況人們無須為賣出股票而納稅。一片太平盛世。
 
    不久,我聽到一些股市要暴跌的傳言。那些老手們說除他們以外 ,人們都瘋了。但事實是除了他們,人人都在賺錢。我當然曉得 ,漲勢總有盡頭的,什么都買的瘋狂勁也會停止的—我有了對付 熊市的心理準備。然而每次我拋出還是虧了一些 ,若非我及時,一定會損失更多。我期待著暴跌,但我十分謹慎 ,當我買進的賺錢但做空的又賠掉了,所以我并沒賺大錢,盡管 你們認為我應當賺了很多錢,因為我通常都大手買賣。
 
    有一種股票我一直留在手上,那就是北太平洋股票。我閱讀紙帶 十分方便快捷,分析之后,認為大多數股票都穩定了,而北太平 洋表現良好,似乎還在上漲。現在大家知道當時無論普通股還是 優先股都在被庫恩-盧拍-哈里曼集團收購。我手頭有1000股北 太平洋普通股,不顧辦公室其它人的好意相勸,我牢牢地捂住它 。當它漲到110時,我已賺了30點。我抓住了這個機會,賺了近5萬 美元的利潤,掙到了那時自己最大的一筆收入。對幾個月前還在 同一地點賠得精光的小伙子來講,這算不錯了。
 
    如果你記得,當時哈里曼集團通知了摩根和希爾財團說明他們欲 取代摩根財團在北太平洋公司的地位,于是摩根財團先通知尼恩 買5萬股北太平洋股以確保其在該公司的控股權。
 
    我聽說尼恩告訴羅伯特·培根做好吃進15萬股的匯票,銀行家羅 伯特執行了。不管怎樣,尼恩派了一個他的經紀人,埃迪·諾頓 ,去北太平洋公買入十萬股。我想,他們接著又買了5萬股,一 場著名的收購戰隨之而來。1901年5月8日閉市后,全世界都知道 兩個金融寡頭間的較量正在進行。在這個國家,從來還沒有如此 規模的資本集團爭斗過。哈里曼對摩根,真是旗鼓相當。
 
    月9日早晨,我有了近5萬美元現金,沒剩一張股票,我提到過 ,對熊市我已有所準備,現在機會終于來了。我明白將會發生什 么:先是暴跌,然后是驚人的廉價股票,很快又會反彈,接著便 是低價吃進的股民賺大錢。這用不著請福爾摩斯推理,我們自己 將抓住稍縱即逝的機遇,因為不僅獲利巨大,而且可以十拿九穩。
 
    每件事都如我所料。我對極了—但卻賠了個精光!我被一些意外 擊敗了。如果沒有出人意料之外,那么人與人就沒有區別了,生 活也就失去了樂趣。炒股游戲則變成枯躁的加加減減,它會讓我 們變成思維僵化的簿記員。正是猜測拓展了人們大腦思維能力。 索興把你要做的事當作猜謎吧。
 
    股市如我期望的一樣,又火爆起來。成交量巨大,股價劇烈波動 。我遞進了一大堆賣單。我看到中意的開盤價時,形勢并不樂觀 。我的經紀人忙碌地操作著。他們和其他經紀人一樣能干盡職, 可當他們執行我的賣單時,股市已跌了20多點。因為成交量巨大 ,紙帶記錄和相關報告傳來的信息滯后于股市的即時運行。等我 發覺自己按紙帶提出的賣價譬如(100美元)被他們以80美元出手 時,實際賣價已經比頭天晚上的收盤價跌了30或者40點,就好象 我花了錢使它們降到我想吃進的低價。但股市總不會沒完沒了地 跌下去,因此我立即決定平掉空頭轉做多頭。
 
    我的經紀人以證券交易所接到買單時的價格吃進股票,而不是以 能令我獲得轉機的股價買入。他們付出比預計平均高十五點的價 錢。沒人受得了一天之內損失35點。
 
    由于紙帶機傳來的信息難以及時反映實時股市變化,我被擊敗了。 我已經習慣于根據紙帶信息作出判斷,但這一次,我的好幫手-紙 帶愚弄了我。打印價格與實際價格的差異搞砸了我。
 
    以前就曾導至失敗的同樣東西再次打擊了我。現在看來很明顯, 不理會經紀人如何成交,光靠閱讀紙帶是不夠的。我驚訝于當時 自已為什么沒有認清這一點并找到解決辦法。
 
    我因此做得愈加糟糕。但我繼續交易,買進賣出,不考慮經紀人 的操作。你瞧,我從不用限價單交易。我必須在股市里把握機會 ,我要打敗的是股市,不是某個價位。如果我認為該拋出,我就拋出; 如果覺得股市會上漲,我就吃進。最終,對普遍投機原則的篤信 拯救了我。在對賭行使用的方法—簡單地以有限價格交易— 適用于大型證券機構。如果不是栽跟頭,我甚至可能學不到真正 的證券投機,只能根據淺陋的經驗繼續冒險。
 
    為了盡量減少紙帶機滯后股市的不利影響,每次我都試圖限制買 賣價格,結果卻發現股市變化總是更快,我不得不放棄這種念頭。 我簡直難以說清,自己有了這樣的轉變;花了許多年,我認識到不能 醉心于對眼前股市下注押寶,而是應抓住較大的波幅。
 
    自從5月9日失敗后,我便改進操作方法,然而仍舊有欠缺。往往 我不掙的時候,就是更快掌握股市規律的時候。可我賺的錢足夠 我過舒適的生活。我喜歡結交朋友,享樂開心。 同所有華爾街的交易商一樣,那夏天,我住進澤西海濱,盡管我 當時掙的錢還不夠從容地平衡虧損和生活開銷。
 
    我不再固執地堅持以往的交易方法。我對自己都說不清癥結所在,當然 更談不上解決問題了。我反反復復嘮叨這一點,是因為我想說明在 真正賺大錢之前,我得經歷許多挫折。與高性能的來福槍相比,我感到自 己的老獵槍在大獵場中已顯得劣勢明顯。
 
    那年秋天,我不僅又輸光了所有的錢,而且厭倦了不再勝券穩操的股市游 戲,決定離開紐約,到別的地方換個行當做做。從14歲起,我就買賣股票。 15歲時,賺了第1個1000美元;21歲前,賺了第1個1萬美元,可是兩天后 又賠得無影無蹤。幾年后,我又回到當初的起點。不,糟糕的是,我養成 了花錢大手大腳的習慣,雖然它不如賠錢那樣令我心煩意亂。

備案號:瓊ICP備33246251號

聯系QQ: 1250898268 郵箱地址:[email protected]
股票配資平臺
二肖中特二肖二马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