股票入門基礎知識、配資炒股、炒股配資,股票配資平臺門戶網
股票配資 > 股票書籍 > 股票作手回憶錄 > 我的股票交易員生涯

我的股票交易員生涯

股票作手回憶錄 2019-07-08 17:02160股票交易員生涯我的股票交易員生涯
    
 
    我的股票交易員生涯,這是我接觸股票的第一步。作為股票交易員看到了很多人在股票領域的大起大落,很多人賺到了很多錢,但是也有很多人最后是一貧如洗。但是我還是想講述一下我的股票交易員生涯。希望對點擊有所幫助。


股票作手回憶錄:我的股票交易員生涯
    我剛從中學畢業就工作了,我在一家股票經紀行里做一名記價員。 我在學校學習了三年的算術,對數字很敏感,我的心算尤其出色。 我的工作是把股票最新成交價格寫到客戶室的大木質報價板上。 有一個客戶經常坐在行情收報機旁高聲報出最新價格。我并不會 覺得他報得太快,總能記住這些數字,一點問題也沒有。
 
    辦公室里還有很多雇員,當然我和一些伙伴交上了朋友,但是每當市場交易活躍 時,我會從早上十點忙到下午三點而沒有時間同他們 過多交談,但因為是工作時間,我并不在乎這個。
 
    但是繁忙的市場交易并不曾妨礙我思考我的工作,對我來說,那些報價并不代表股票的價格。它們只是數字。雖然它們確實代表每股 多少美元,而且總在變化。我最感興趣的只是“變化”,它們為什 么會變呢?我不知道,我也不關心,我從來不去想它,我只是看見 它們不停地變動。而我要關心的是:每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5小時和 星期六的2小時,它們總在變動.
 
    從此我開始對價格行為產生了興趣,我對數字有很好的記憶力。我可以記住價格在上漲或下跌的前一天是如何波動的。我對心算的愛 好時常被派上用場.
 
    打個比喻說,我注意到股票上漲前和下跌前一樣,總傾向于表現出固定的模式。
 
    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,我從這些例子中得到預測性的 指導。當時我只有14歲,我觀察研究了數以百計的股價行情資 料后,就開始預測它們的精確性,比較股市行情的今日和往日。不久我就能預見股價了。而我唯一的依據,正如我所說的,是它 們過去的表現。就象我已得到了可靠情報,然后期待著股價朝著預 期的方向發展。我已經給它們記時了。
 
    例如,你可能發現做多頭比做空頭只有一點點優勢。股票市場上多 頭空頭互相爭斗,而股價記錄器上的行情記錄才是你判斷的依據, 利用這種方法你會有七成勝算
 
    另一個我較早就學到的經驗是:在華爾街,沒有什么事是新奇的, 這是因為投機事業已象群山一樣古老了。股市上今天發生的事過去 也發生過,而且將來會再次發生。我從沒忘記這點。我想我真的想設法記住它們是何時以及怎樣發生的,但是事實上我是在做交易中付出學費后才記住的.
 
    我對我的游戲有著濃厚的興趣并急切地開始預測所有引起我注意的 活躍股票的漲跌。 我買了一個小本子,并把我的觀察資料記錄在里面。他不是記錄一 些想象中的交易,它只是一些我預測成功或失誤的記錄。記錄了我預 計股價進一步可能的走向,我最感興趣的是驗證我的觀察是否準確 ,換句話說,我是否分析對了.
 
    比如說在研究了一只活躍股票一整天的波動后,我就可以斷定它正表現如同以往將突破當前價位8或10個點以前所表現的一樣。通常我 會在星期一記下股票的名稱和目前的價位,在回顧它先前的表現后 ,我會記下它在星期二和星期三可能的發展,之后我會在股價記錄器上驗證我的判斷
 
    我最初就是這樣建立了對股價記錄器上的信息的興趣。我最初從觀 察股價的漲跌中建立了波動的概念。當然股價的波動總是有原因的 。但行情記錄本身對股價的波動不會做任何解釋,不會告訴你股價 會波動的原因。我在14歲時不會探究價格為什么漲跌,今天我已經40歲了,我仍不會去問。股價今天漲跌的原因也許兩三天或者幾周 甚至幾個月以內你也不會知道。但究竟又有什么關系呢?你的生意是今天,你是要在今天作出決斷而不是明天。至于找出原因是可以 等的。但是你要么立刻行動,要么被機會拋棄。有多少次我看到這 樣的事情發生啊!你會記得幾天前HOLLOW公司股票突然下跌了3點, 而這時市場上別的股票已止跌回穩了。 那是事實。后來在下個星期一你看到報道說董事們剛通過了分紅方 案,這就是原因。董事們將知道股價會怎么樣發展,雖然他們沒有 賣出他們的股票,但至少沒有買進,股價缺乏內部支持,有什么理 由不跌呢.
 
    我保存了我的備忘記錄小本子大約6個月。我沒有回家去而是繼續我 的工作,我記下那些我想研究的股價并研究其變化,并一直在 尋找重復的或表現相似的波動形態,以此來學習觀察行情記錄,盡管當時還未意識到這些.
 
    有一天,我正吃午餐,辦公室一位同事,他比我稍大一些,跑來找我,秘密地問我身上有沒有錢。“你想做什 么?”我問。“是這樣,”他說,“我探聽到了伯靈頓公司的好消息,如果我能找到人來幫我一把,我要抓住這個機會玩一把。”
 
    “玩一把,你是什么意思呢?”在我的腦子里能夠玩這種游戲的人都是有錢的老手。 因為玩這游戲需要成千上萬的美金。象那些擁有私人馬車,還雇有戴著絲綢帽子的馬車夫的人才有資格。
 
    “我的意思正是玩一把!”他說,“你有多少錢?”
 
    “你需要多少錢?”
 
    “嗯,如果我交5美元作保證金,可以買5股伯靈頓。”
 
    “你準備怎么樣做呢?”
 
    “我準備把這些錢放進一家對賭行作交易保證金,他們允許我買多 少股伯靈頓我就買多少。”他說,“我確信就象從地上撿錢一樣 ,我們會立刻賺一倍。”
 
    “等一下,”我對他說,然后掏出了我的小本子。
 
    我對把我的錢翻一倍并不感興趣,但既然他說伯靈頓快要上漲了, 我的小本子也應該顯示出這一點。我尋找著,對了,根據我的記錄 ,伯靈頓正表現得象他以前上漲前通常表現的那樣。
 
    我還從未買賣過任何東西,也從沒和辦公室的伙伴一起下過賭注。 但我想這是一次很好的機會來測驗一下我的工作、我的愛好,我立 刻被吸引住了,如果我的預測在實際交易中不靈的話,那么也沒有人會對我這套理論感興趣了。所以我給了他我所有的錢,他帶著我們湊起來的錢跑到附近一家對賭行買了一些伯靈頓。兩天后我們套現,我賺了3·182美元
 
    經過第一次交易后,我開始在對賭行里獨自做交易了,我總是在休 息時間里買進或拋空股票——這兩者對我來講并沒有什么不同。我 是依據我自己總結出來的一套方法買賣股票,而不只是買賣一些我 所鐘愛的股票,而且我對各種買賣建議置之不理。我所了解的只是 股價的數字。
 
    事實上,我的方法是在對賭行里做交易的理想方法。在對賭行里交 易者所要做的是對打印在行情記錄紙上的股價波動下賭注。不久我 在股票交易上賺的錢就超過了我作一名行情記錄員賺的錢。所以我 就辭掉了我的工作,我的家人雖然反對,但他們看到我所賺的錢時 也沒有過多地指責我,我僅僅是個孩子,作報價員賺不了多少錢, 而我在股票交易中卻干得不錯。
 
    我15歲時就賺到了我的第一個1000美元。我把1000美元現金放在了 我母親面前,這些錢是我在短暫的幾個月里在對賭行里賺的,而且 還不算我已經帶回家的錢。我母親對我不停地嘮叨。她想讓我把錢 存到銀行去,她怕我胡亂花掉。她說她從未聽說過哪個15歲的男孩能白手起家賺到這么多錢,她甚至不相信這是真的鈔票。她常常對 它感到擔心。對我來說,只要能讓我一直做驗證我的推測正確與否 的游戲,我就不考慮別的事情。這就是我所有的樂趣——動腦筋作 正確的推斷。有時我買10股股票來驗證我的推斷,有時我買100股來 檢驗,而這時我并不需要10倍的把握,它只代表更多的保證金而已 。這需要更大的勇氣嗎?不!沒什么不同!
 
    總之,15歲時,我已在股市里賺得了很不錯的利潤。我開始時是在 一些較小的對賭行里做交易,在這種地方你如果一手買賣20股也會被認為是大戶了。在那個年代,對賭行并不需要優待客戶。他們不 需要那樣做,即使客戶把股價的走向猜對了,對賭行也有辦法吞食 客戶的保證金。這是一個暴利的行業。當時經營對賭行是合法的, 你每天都能看到客戶保證金隨著股價的波動落入對賭行老板的口袋 。股價只需向不利于客戶的方向變動3/4個點, 客戶為買進或拋空而交的保證金就輸掉了,這不會引起太大的注意 ,同時,賴帳的人永遠不會被允許再參加這個游戲,不被允許再買 賣股票。
 
    我沒有追隨者。我自己的事自己干,而且總單獨干。我憑自己的腦 子賺錢。股價朝我預測的方向發展時,并沒有靠朋友或伙伴幫我推 動市價;股價朝不利于我的方向發展時,也沒人能使它停下來。所 以我不需要把我做交易的事告訴別人,當然我身邊有不少朋友, 但我總一個人獨自做交易。這就是我一直單獨干的原因。
 
    如同往常一樣,一家對賭行不久就因為我總是賺了他們的錢而感到 很惱火。最終有一天我去柜臺交納保證金時,那些家伙只是盯著錢 而不愿意接受它。他們告訴我不愿再接受我的生意了。就從那時開 始,人們開始叫我“投機小子”。我只得不停地更換經紀商,從一 家對賭行換到另外一家。到后來我不得不用假名去做交易了。我得小心翼翼,剛開始只買賣15股或20股。有時我被他們懷疑時,我會 先輸些錢給他們,接著后發制人。當然他們會馬上發現我這個客戶 太昂貴了,他們讓我離開,不許我影響對賭行老板發財。
 
    有一次,我在一家大對賭行做了幾個月交易后,有一天他們拒絕再接受我的生意。我打定主意要從這家公司多賺些錢,這家對賭行有 許多分支機構,有些在一些旅店的大堂里, 有些在附近的鎮上。我找到了設在一家旅店大堂的這家對賭行的分 店,我進去問了分店經理幾個問題,然后開始買股票。但是當我開 始以我自己獨特的技巧買賣一只活躍股票時,分店經理收到總部的 電話查明誰在買賣這只股票。這位分店經理告訴我總部的查問,我對他說: “告訴他我是個又矮又胖的人, 深色頭發,留著大胡子。”但是他如實地描述了我的外貌,緊接著他的臉變得通紅,然后掛斷了電話
 
    他們對你說什么?”我很有禮貌地問他。
 
    “他們說:你這個瞎眼的傻瓜,難道我們沒有告訴你不許接受拉里 ·利文斯頓的生意嗎?你蓄意讓他從我們這兒弄走700塊錢!”除此之外他就沒再說下去了。
 
    我換了一個又一個分店但他們都已認識我了,仿佛我的錢是假的, 他們都不肯接受我的生意。我甚至去看看股票報價也會受到店員們的挖苦。我試圖讓他們允許我做較長線的交易,他們也拒絕了。
 
    最終我只剩下一家經紀行可去,那是所有的經紀中最大最富有的— —柯斯莫普利坦股票經紀公司。
 
    柯斯莫普利坦公司有著極好的聲譽,生意非常好。他在新英格蘭的每一個工業小鎮上都開有分公司。他們當然允許我去做交易,我在 那兒買進賣出股票,有賺有賠,但是最終和過去一樣——我是個贏 家。他們并沒有象過去那些小公司一樣直截了當地拒絕我去做交 易。這倒不是因為他們顧忌職業道德,而是因為他們擔心一但媒介 知道了他們拒絕一個碰巧賺了錢的小伙子的生意后,就會有人把他 們揍得鼻青眼腫。但他們下一個舉動更叫人受不了。他們要我付3個 點的保證金和額外的溢價。溢價開始是半個點,接著是一個點,最 終達1.5個點。舉例來講,假定你買進美國鋼鐵公司的股票,市價90, 你的成交價通常為 90 1/8如果你交納1個點的保證金來買進股票,當 市價跌破89 1/4 時,你就自動地輸掉了你的保證金。在對賭他們不會 通知客戶追加保證金,也不需要得到客戶的通知或授權就幫你清理帳戶。
 
    但是在柯斯莫普利坦,他們增加了額外的溢價,客戶會更容易被清理出局。同樣假定美國鋼鐵公司股票市價為90,我買進它時,如果 報價為90,而他們給我的成交價卻是91 1/8。 為什么會這樣呢?他們會解釋說,當我去買這只股票時,價格可能 又漲了1/4點,這時我如果立即以市價賣出的話我依然會虧錢的。另 外他們單憑3點的保證金就使我的交易潛力削弱了2/3。但是 這是唯一讓我做交易的經紀公司,我要么接受這個苛刻條件,要么 停止做股票交易。
 
    當然我的帳戶凈值時升時降,但我最終仍然是個贏家。不管怎樣, 柯斯莫普利坦公司對我這個客戶感到很惱火,因為他們強加給我的 條件足已打敗任何人。他們試圖讓我掉進陷井,但我總能憑直覺逃 掉,他們抓不住我。
 
    柯斯莫普利坦是最后一家我常去的公司。他是整個新英格蘭地區最富有的對賭行,他的交易規則從來不限制客戶交易的手數,我每天都會做交易,我想我是這家公司里買賣股票手數最大的個人交易者 。他們是我所見過的擁有最好的交易廳和最大最完備的報價板的公 司。我在交易廳里走來走去,可以看到任何東西的報價。比如紐約 和波士頓股票交易所里的股票,以及棉花小麥和金屬期貨,總之所 有在紐約、芝加哥、波士頓以及利物普交易的股票和商品期貨。
 
    你知道在對賭行里客戶們是怎樣做交易的嗎?你把錢交給一個職員并告訴他你想買或賣哪一種股票或商品,這位職員就盯著行情記錄 器或大廳里的報價板,把最新的成交價填在一張單子上,他也會把 時間填上去。這張經紀商給你的成交單上記錄了你買賣的股票的名 稱、成交價、時間、日期以及你交納保證金的數額。當你想了結你的這次交易時,你走到經紀商的職員處,可能還是同一個職員或另 外一個,這要看你在哪家經紀行做交易。你告訴他你想了結頭 寸。這位職員,就記錄下最新的成交價,如果你買賣的股票交易清 淡,他就會等著下一個成交價傳過來。他記下你了結頭寸的價格后 把成交單交給你,你就可以去收銀臺兌換成現金了。當然,如果市 場朝不利于你的方向發展,而股價低于你的保證金的價位,你的頭 寸就自動被清算而你的成交單變為廢紙。
 
    在那些較小的對賭行里,客戶們可以買賣很少的股數,比如5股。 那些買賣成交單是顏色各異的小紙條。當市場處于狂熱的牛市期時, 那些對賭行會損失慘重,因為所有的客戶都在做多頭,而且經常的賺錢。 這時對賭行就會向客戶收取買進和賣出雙向的手續費,當你以 市價20美元買進一只股票時,成交價會是20 1/4,結果你交納的保證金就只夠支撐3/4個點的反向波動。
 
    但柯斯莫普利坦仍是新英格蘭地區最好的一家對賭行。這家公司擁 有數以千計的客戶,我想我是唯一的讓他們感到害怕的客戶,不管 他們強迫我交納的致命的溢價還是比平常高三點的保證金都沒有減 小我的交易量。我一直買進或拋空他們允許的最大數量,我有時會 一次買賣達5000股之多。
 
    好了,讓我來告訴你我的一次有趣的交易經歷吧。有一次,我拋空 了3500股制糖公司的股票。我得到了7張各500股的粉紅色的成交單 。可斯莫普利坦使用的是比較大的成交單,有許多空白空間可以書 寫追加保證金的記錄。可是毫無疑問他們從來不會要求客戶追加保 證金。客戶交納的保證金越少,對他們來說越好,因為他們利潤的 來源就是客戶輸掉的保證金。在一些規模較小的對賭行里,當客戶要求增加保證金以維持他們現有的頭寸時,對賭行卻給他們 一張新的成交單,這樣他們就可以收取額外的手續費,而客戶的保 證金只能承受3/4個點的反向波動,而對賭行把這看成是客戶的一次新交易,所以向客戶收取賣出時的手續費是理所當然的。
 
    我記得那天我擁有1萬美元的保證金。
 
    當我賺到我的第一個1萬美元時我只有20歲。你一定還記得我曾經提到我母親,你也許認為一萬美金的現金是一筆巨款,我母親經常嘮 叨說,她對我過去的表現已經很滿意了,希望做一些實際的生意。 我花了很多時間想說服她我不是靠賭博,而是靠精確的計算賺錢。 我母親眼中的一萬美元是一筆巨款,而我看到的不過是更多的保證 金。
 
    我以105 1/4的價位拋空了3500股股票,在交易大廳里,另一個客戶 叫亨利·威廉斯,他拋空了2500股。我常坐在行情接受器旁,為站在報價板 旁的職員大聲傳達價格。價格表現得正如我所料的一樣: 價格在顯著地跌了 幾個點子后,停在那里盤整,好象是另一次下跌前的停頓。 整個市場顯得非常脆弱,各種情況都顯示市場對我有利。但是突然 市場表現出猶豫不決讓我不安,我開始覺得不滿意,我想我應馬上 退出市場,這時實際是103,我本該更有信心,但我卻覺得事情并非 那樣,我想某個地方出了差錯但我卻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問題,但是 如果有什么事情發生,而我卻不知道是什么,我無法采取有效的策 略保護自己,所以我想我最好趕快退出市場。
 
    你知道我不會盲目行事,我不喜歡那樣做,我也從來沒有那樣做過 。甚至我還是個孩子時,我總是有的放矢,但是這次我沒有明確的 理由采取行動,而現在我感到非常不適,我無法再保留我的頭寸。 我馬上呼喚我認識的小伙子,他叫大衛·威曼,我對他說:“大衛, 你來接替我的位置,我想你能幫我做些事情,當你報出制糖公司的下一個成交價以前,稍停一會兒,好嗎?”
 
    他說沒問題,然后我讓出位子給他,他坐在我原來坐的地方為計價 員喊出行情收報機里傳出的價格。我從口袋里拿出7張成交單走向柜臺,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我為什么要退出市場,所以我只是站在那里 ,斜靠在柜臺上,我把成交單捏在手里,免得那個職員看見它, 但是很快我就聽到電報機發出一陣敲擊聲, 湯姆·本漢姆,那個職員,他立刻把頭轉過去聆聽,我立刻感到陰謀在醞釀中,我決定不再等了。然后大衛·威曼開始報價了 他剛開始說:“制糖公司...,這時我就象閃電般將我的成交單放 在柜臺上,叫道:“平掉制糖公司。”這一切都在大衛報完 他的價格之前就完成了。那么當然對賭行不得不接受前一個價格于 我成交。而大衛報的價格仍然是103。
 
    根據我的預測,制糖公司這時應該已跌破103了.然而下挫動力不足 ,我感到這里有一個陷井。這時那個電報機就象發瘋一樣跳動,湯 姆·本漢姆,那個職員遲遲不在我的成交單上作 記錄,他只是專心聽著電報機的敲擊聲,好象在等待什么事情一樣 ,所以我對他叫道: “嘿!湯姆,你到底在等什么?快在我的單子上做記錄,價位是103,快干啊。”
 
    交易廳的每個人都聽到我的叫喊聲,都轉過頭來,詢問發生了什么 事情。你知道柯斯莫普利坦公司從不賴帳,因為毫無疑問,發生在 對賭行的擠兌與銀行里的一樣可怕。只要有一個人猜疑經紀公司, 別人也會效仿的。所以湯姆緊繃著臉走過來,在我的單子上寫到: “平倉價103。”他把我的七張單子猛的推到我的面前,他面色非常 難看。
 
    從湯姆的柜臺到收銀的桌子的距離不到8英尺,但這時當我聽到大 衛·威曼報電報機上的價格時,我激動地走過去:“天哪!制糖公司108!” 但一切都太遲了,我忍不住大笑起來對湯姆說:“你們抓不住我,是嗎?”
 
    亨利·威廉斯和我總共拋空了6000股制糖公司的股票,這個對賭行收取了我和亨利的保證金。公司里還有別的客戶拋空了制糖公司的股票,因此我們總共可能拋空了8000~10000股。 相信他們 總共收取了20000美元保證金。這筆錢足以讓對賭行在紐約股票交易所里 拉抬價位,使我們被迫斬倉10000股。
 
    在那個年代里,每一個對賭行發現許多客戶都在買進同一只股票時 ,他們往往會在交易所里找幾個經紀人,打壓或拉抬股價,使價位 超出客戶保證金能承受的限度,使客戶被迫斬倉。 對賭行只需花費幾百股,虧損幾個點子,而他們能賺到數千美元。
 
    這就是柯斯莫斯普利坦公司想對我和亨利以及別的拋空制糖公司股 票的客戶所做的事情。他們在紐約股票交易所的經紀人,把價位抬 高到108。當然價位隨后立刻就跌回去了,但是亨利和別的許多客戶 已經被迫斬倉了。每當市場上出現一個無法解釋的漲跌,緊接著又 恢復正常,那時報紙就會稱它為“對賭行的沖刺”。
 
    不到十天又發生了最為精彩的事情。一個紐約的炒家,使柯斯莫普 利坦公司損失了70000美元,這個人是紐約股票交易所的會員,是很 有名的股票經紀商,在1896年的股市恐慌中,他獲得“大熊”的威 名。他常常抨擊交易所的制度,這些制度阻礙了他提高會員利益的 一些計劃。有一天,他指出,如果他從那些對賭行里分享一些他們的不義之財,將不會從交易所或警察當局給自己招來麻煩。于是他 派了35個人裝扮成顧客,讓他們分別到柯斯莫普利坦的總 部和較大的分店去。他們在事前計劃好的日期和時刻,買進了對賭 行允許他們購入的最大的股數。他們依計劃在適當的利潤時出賣。 當然,他所做的就是向他的老朋友們散播好消息, 然后他走進股票交易所,開始拉抬價格,他的那些場內經紀人朋友 也都幫助他,他們都認為他是個很有職業道德的人。他們為這次行 動小心地挑選出適當的股票,他們把價格抬高了3/4個點,沒遇到任 何麻煩,他的代理人們在對賭行里,按計劃獲利了結。
 
    有一個知道內情的小伙子告訴我,這個計劃的組織者最后得到了七 萬元的純利,他的代理人們也得到了他們應得的報酬。他在全國玩 了幾次相同的游戲,痛擊了那些在紐約、波士頓、 費城、芝加哥、辛辛那提、圣路易斯的那些大對賭行。他最愛挑選 的一只股票是西部聯合公司。因為這只股票比較容易拉抬或打壓幾 個點。他的代理人們在事先定好價位買入,價格漲兩個點獲利了結 ,然后反手拋空,又賺得三個點或更多。后來我聽說那個人去世了 ,死得窮困潦倒,默默無聞。如果他死于1896年的話,他會上紐約 每家報紙的頭版,而現在他卻只在第五版被報道了兩行。

備案號:瓊ICP備33246251號

聯系QQ: 1250898268 郵箱地址:[email protected]
股票配資平臺
二肖中特二肖二马中特